【愛情】愛情守則之二: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?

在愛情的對象中,你選擇好男人還是壞男人?



▲想擁有的,不過就是這樣簡單依偎的愛情而已。

(圖片來源:http://carissarosario.com/blog/2011/07/22/what-is-love/

愛情,可以讓人更瞭解自己;我相信愛情,也能體驗殊異的人生風景。這是一個關於熟女的半生情事,她可能是我,可以是你,或者,就是你身旁的她。
歡迎指涉,歡迎對號入座,總之,就是一個都會女子的小小愛情履歷,半生經歷幾番情場所得: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:女人不壞,男人作怪。以下容以第一人稱“我”述說!
近年流行格差戀,那就先從他--黑道男談起吧!
在那一個悶熱晚夏的Friday night,身陷擁擠的主婦之店,勉強尋到吧台角落邊小小的位置,第二次見面的兩人,在震耳欲聾的搖滾樂聲下,急著熟悉。
    「我有七次前科記錄」
男人的話穿越了嘶吼的音波,讓我瞬時張大了嘴,撐大了眼,說不出話。
扮乖半生的我,總好奇著別人的人生是怎樣的風景,回首幾段小小情事,師生、姐弟、異國、導演...,他們的經歷確實都不是循規蹈矩的自己所能體驗的。戀愛,成了我“行萬里路”的最佳途徑,閱讀情人的故事,為自己的人生調味。只是,最終都成了走味的廚餘。
好奇殺死貓。
    七次前科?都是什麼罪名?
這是我第一時間的反應。男人頓了一下。
接著聽男人述說他的黑道經歷,拄着下巴的我,愈來愈有精神了!
哈哈,就是他了。
外表不起眼,充其量只是披著西裝的狼,甚至可以用“猥瑣”形容(處於正常狀態下的我的標準),但在特殊情況下,只想有人帶著我瘋狂的玩,暫時拋掉無法掙脫的課業壓力。
黑道男,既不是白馬王子,更非追求的soul-mate之選,有把握這次絕對不會陷落愛情的陷阱,就玩吧!這個自以為很瞭解自己的女人,總忘了她還是一個善良的、心軟的人!
從有愛情憧憬以來,忠誠的外貌協會成員的我,曖昧的、交往的對象始終脫離不了這頑固的條件。黑道男脫穎而出的原因?外貌不起眼就罷了,不時還流露着中年變態歐吉桑的猥瑣表情,身高嗎?就像我那純情少女學生所說的,屬於未滿170的半殘標準。雖然兩次見面都是西裝筆挺的正常模樣,但還是給我“不速配”的感覺。當然最致命的關鍵就是黑道的背景,讓我篤定不會愛上他。於是,想擺脫論文壓力的我,欣然接受了接連的、密集的邀約,展開脫序的人生大體驗。
一杯咖啡的時空,從沉香屑到施叔青,希爾頓飯店一樓裏開啓了饒富趣味的文學對話;一壺清香,紫騰盧裏啜飲着人生起伏;piano bar裏女伶迷人的jazz風情下,見識了柳橙皮對上威士忌的魅力。原來黑道男你是這麼有內涵的人啊!我...完蛋了!陽明山上鬱鬱遮蔽的涼亭、大湖公園裏湖面倒映的雙雙儷影、隱密KTV內伴隨歌聲流竄的曖昧與接觸...
血鑽石,讓我開始有了緊張與危險感!
暗黑的戲院,才剛開演他就電話接個不停,幾番出入似乎仍解決不了。散場時,跟我借手機的他,讓我起了一絲困惑?因為可能被監聽,現在公司有些麻煩......所以呢?用我的手機如果真有麻煩事,我不就惹禍上身?儘管如此,不善拒絕的我,還是把手機交給了他!
他口中的“公司”,是一家規模不大的賭博電玩,據說,當晚突然有臨檢,把客人與員工都“請”去警察局聊天!講義氣的兄弟原則,讓他急著想把這些人都保釋出來。麻煩的是,自己可流動的現金都被警察當場查扣,而金主人在國外...。於是黑道男說,最近不要打電話給他,手機不會接,等他聯絡吧!
隔天傍晚的來電訴說著想念,於是,見面了,在我居住的濱海的咖啡廳!
冷靜的他絕口不提麻煩事,依然談論着電影、文學、生活。難道女人總是愛多事嗎?忍不住關心問候。他說,還是沒辦法籌足款項,覺得對不起客人。保持著眉頭緊蹙,憂愁的他冷不防的問:你有錢可以借我週轉嗎?
好像被球棒K了一下,還來不及平撫震撼只有支吾的應付。看出我的退縮,黑道男加強保證等金主回來馬上還錢,內心波濤洶湧但仍強作鎮靜的推絕了。上道的他,迅速的轉移話題,結束這場尷尬。
夜深仍無法成眠,我想,究竟要不要借?不借,總覺得對不起這些日子以來彼此的交心付出;有多少錢可以借?得在不造成經濟負擔的範圍之內。就在天人交戰的糾結狀態下昏昏入睡,直到天明時被電話驚起:我真的沒有辦法了,只要十萬塊,一定很快含帶利息還你。意識不清下,五萬元脫口而出時順帶嚇醒了自己。
愛情之中絕對不能有金錢糾葛,懊惱着違反原則的同時,也慶幸自己還懂得減低傷害,打了對折。約好拿錢的下午,衣服沒換、面容憔悴的黑道男看得出來整夜沒睡,離開時還不停深情望著我,唉,失意的男人真是惹人憐惜!沒多久,轉換了解脫的語氣來電要帶我去放鬆心情,當下的感覺是:我做對了!
之後,甜蜜的與緊張的情形陸續上演。每日緊張盯著社會新聞,三天兩頭的不能打電話,開啓了我的疑竇。壞男人,有人愛,但笨女人,卻是連自己都忘了愛自己。於是,拿起公共電話撥了熟悉的號碼:
    喂.....,找誰?喂.....X,那會攏無人應。是位操台語腔的男子。
不對啊,黑道男是標準的外省人,我們甚至為了政治理念辯論過幾番。於是再撥第二次:
喂.....你要找誰?....X,又擱沒講話。哎,甘會是欲找你的?
應該不會啊?第二個熟悉的男聲出現。
憤怒沖昏腦門,不斷反覆檢視過程,難道真的遇到愛情詐欺犯了嗎?
來得快的愛情,療癒的時間也不會太長,真是不幸中的的大幸!
接踵而來的是恐懼,曾送我回家的黑道男會不會找上門?
錢事小,生命事大!慶幸的是,黑道男也算是個講義氣的人,幾次沒接電話後,他也就人間蒸發了!這些日子以來人生大體驗的種種花費全是他買單,算算也要好幾萬,套句學妹的話,五萬元就當是找了全職男伴遊的費用吧,起碼賺到了開心!
這一段都會女子與黑道男的經驗,檢驗了我的愛情守則: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?原來壞男人並非每個女人都愛得起。這一次,我深刻的認清了自己就是個玩不起的女人!既然不想當個笨女人,也沒有成為壞女人的天賦,那麼我,就認分的當個認真的女人吧!

近期瀏覽量

Google+ Followers